路灯网,国家队,香港旅游,学者,移动通信

假如美国和俄罗斯同时退出叙利亚,叙利亚人民会迎来和平吗?

发布时间:


假如美国和俄罗斯同时退出叙利亚,且不再以任何形式干涉的话,叙利亚人民的和平仍然只是奢望,而且很可能会进一步恶化,终至国家全面分裂。如果我们能以辩证的观点看待问题的话,便不难厘清叙利亚动乱的根源问题。事物变化发展的推动力离不开内力和外力的相互作用,而通常情况下,起决定作用的非内力莫属。很多人认为美国和俄罗斯的先后介入是叙利亚动乱的根本原因,其实这是不辩证的,直白的说就是在本末倒置。我们可以反向追溯一下叙利亚动乱的前因后果,即可明鉴叙利亚动乱的根源问题。俄罗斯为什么会介入?那是因为俄罗斯如果不介入的话,就会被美国占了先机,阿萨德很可能会垮台,那样会损及俄罗斯的利益。美国为什么会介入?那是因为美国要支持反对派,而美国支持叙利亚反对派有一明一暗两个理由。明面的理由是基于对普世价值观的推行。暗面的理由是在中东地区获取利益的最大值。反对派为什么要闹事呢?因为反对派也是叙利亚人民,他们有权争取自己的经济利益和政治权力,因为他们有理由反对阿萨德政府的长期独裁统治。话再说回来,如果阿萨德政府是开明的、民主的。那么,反对派就不会闹事。反对派不闹事,美国就不会介入,如果美国不介入,俄罗斯也就没有理由和必要介入,叙利亚局势也就不会乱到今天这个局面。追根溯源的话,显然,阿萨德长期专制和独裁统治才是叙利亚动乱的根源。


一,该不该反对阿萨德的独裁统治

阿萨德家族所属的派系只占叙利亚人口比例的13%。自1963年起至今,阿萨德家族已经统治了叙利亚55年。即使叙利亚人民可以接受他们家族的长期统治,但就该一直忍受他们家族占据叙利亚的80%财富吗?能永远容忍他们家族控制叙利亚70%以上的民生资源吗?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叙利亚人民就该被他们永远奴役下去吗?有人一直强调叙利亚的“稳定”问题,难道为了所谓的稳定就一定要任由阿萨德家族一劳永逸的统治自己乃至自己的子孙后代吗?不破不立,害怕“破”,又怎么能“立”呢?如果反对派不闹的话,请问阿萨德会自觉的放弃权力吗?


二,美俄与叙利亚乱局的关系

毫无疑问,美国和俄罗斯介入叙利亚局势都有各自的目的,而且理由都很冠冕堂皇。美国侧重于“价值观”,俄罗斯借口“合法性”。说白了就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各挺一方。从对局势的控制上,都不希望失控。美国希望反对派尽快打倒阿萨德,俄罗斯希望阿萨德政府尽快控制局面。根本点就是助推各自支持的一方获胜。所以说,对于叙利亚局势,美俄两国只是起到了助推作用,而非根源问题。


三,美俄退出后的叙利亚局势

假如美俄同时退出了叙利亚,且不再以任何形式干涉叙利亚局势,叙利亚的和平仍然不会到来。主要有以下几个因素。1,阿萨德和反对派仍然不会善罢甘休。依然还会拼个你死我活,因为各自都已经没了退路。2,沙特和伊朗的势力仍然会介入。有人说美国退出了,反对派就没了依靠,就会被阿萨德消灭。这显然是一厢情愿。因为反对派仍然有沙特等逊尼派的支持。而伊朗也仍然会支持阿萨德政府,因为阿萨德是什叶派。3,以色列仍然会打击叙利亚目标。为了生存安全,只要叙利亚境内有伊朗民兵和真主党及哈马斯等反以组织在,以色列就不会停止对这些组织的打击。也许有人会说,如果美国退出了,以色列就不敢了,是吗?我认为以色列照样还会我行我素。即使没有美国在,试问中东国家中有敢去主动攻击以色列的吗?毕竟以色列拥有核武器,我想,中东国家中还没有谁敢拿整个国家和民族的命运来与以色列赌一把的。4,美俄假如退出了叙利亚,土耳其便如鱼得水了,也会变得更加猖狂。那时,土耳其的军事目标就不单单是库尔德人武装了。很可能附带着连叙利亚东北部地区都收为己有了。


四,美俄在叙利亚的作用

美俄在叙利亚虽然是各取所需,也都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但他们毕竟都是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尽管他们的行事作风有失公允,有制造矛盾之嫌。但是,在法理上,作为世界性大国,作为安理会的一员,作为联合国的创始国,他们确也有维护世界秩序的责任。再者,他们是世界范围的竞争者,而不会仅仅局限于叙利亚这一隅之地。所以,他们也需要珍惜自己的羽毛,也需要以“正义和道义”立于世。有他们的干预,叙利亚虽然乱,但却是可控的,有他们的干预,叙利亚冲突各方都不敢明目张胆的使用化学武器,就不会出现大的人道主义危机;有他们的震慑,土耳其就必须有所顾忌,就不会为所欲为;有他们在,以色列对叙利亚的打击就必须有所节制;有他们在,沙特和伊朗之争就不会扩大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反之,叙利亚的大分裂则必然会发生。这个世界需要震慑,也需要平衡。所以说,就叙利亚局势以及目前世界局势来说,需要美国这个“世界警察”,同时也需要俄罗斯和他大国对美国的制衡,以防止美国的过度自私和任性。

谢邀。客观的讲,以目前叙利亚的局势,一旦美国和俄罗斯同时撤出叙利亚,叙利亚人民不但不会迎来和平,反而会陷入更漫长的内乱。非常讽刺的是,美国作为叙利亚内乱的制造者之一,其在幼发拉底河以西的军事存在却有利于叙利亚和平。

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俄罗斯总统普京

1.叙利亚目前各方势力分布。2018年3月份以来,叙利亚阿萨德政权在俄罗斯空军与伊朗志愿军的帮助下,先后在东古塔、霍姆斯省取得胜利,目前已经控制了近70%的国土;叙利亚逊尼派反对派武装绝大部分退到了伊德利卜省,准备与叙利亚政府军最后一搏,而德拉省的反政府武装只是一小部分,不足为虑;叙利亚民主力量是库尔德人的武装力量,在2000名美军的帮助下,牢牢战局了以曼比季为核心的幼发拉底河以东地区;2018年3月份,土耳其发动“橄榄枝”军事行动,在自由叙利亚军的配合下,占领了10000多平方公里的阿夫林地区。

2.美国和俄罗斯同时退出叙利亚产生的后果。首先,美国如果撤出叙利亚,土耳其势必会库尔德人武装叙利亚民主力量下手,彻底消除叙利亚库尔德人对土耳其产生的隐患,整个叙利亚幼发拉底河以东地区将战火连天。其次,没有了俄罗斯空军的支持,以目前叙利亚军队和伊朗志愿军的战斗力,对伊德利卜省的反政府武装并没有绝对的优势,双方可能会陷入持久战;最后,别忘了,还有活跃在代尔祖尔附近的ISIS残余势力,一旦美军撤出叙利亚,恐怕要死灰复燃!

驻叙利亚美军士兵

所以,非常讽刺的是美国由叙利亚内战的“罪魁祸首”变成了“和平卫士”,一旦美国与俄罗斯同时撤出叙利亚,战乱结束之日遥遥无期。

路灯网,国家队,香港旅游,学者,移动通信 Copyright @ 2011-2019 路灯网,国家队,香港旅游,学者,移动通信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