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灯网,国家队,香港旅游,学者,移动通信

死刑犯最后一夜是如何度过的?

发布时间:

一般都不会告诉哪天执行,判决死刑都不会给特定的时间,因为都会给个上述期,还要审理

或者驳回,这个时间都是在看守所待着,通常他们都会尤同个房间的人看着的,执行都是在早上开饭之前,所以从判决到执行具体哪天他们自己是不知道的,就是为了减少他们的压力,现在都是人性化执法了,都考虑怎么减少死刑犯的感受。

但是这个时间也是特别难熬的,一般他们都是在回忆,回忆从前的事儿,有埋怨自己当初的话题会比较多一些。

九五年的深秋,运城看守所北院16号牢房进来一名人犯,当牢房的黑色铁门在他身后关闭的时候,全号的人都在同时打量这个人犯,个子不高,留着平头,右手满手凝固的血。大约两个小时前这小子在运城梨花巷杀死两人,一男一女。这小子一看就是那种人狠话不多的主。一个多月后这小子就被检察院提审起诉书被他带了回来。半年前,家住阳泉农村的江小平新婚一个多月的妻子突然消失骗得他家三万元彩礼,致其父病亡。江小平根据口音和照片找到河南其妻家中,后经打听其妻与一名中年男子合租在运城梨花巷。半年的千辛万苦,三万元的高垒债台,其父的一条人命终于压跨了江小平的理智。他就近买了把杀猪刀,趁这对狗男女黄昏吃饭的时候痛下杀手,他没有逃跑,当警察给他戴上手铐的时候他泪流满面。两个月后,江小平开庭回来就被砸上了脚蹽,看守所的规定是死刑犯牢房必须二十四小时有同牢房的人犯轮流值班,以防死刑犯闹事,或者自杀。死期临近的日子江小平过得很平静,记得那是冬天,第二天就要开公审大会,看守所墙头的武警都变成了双岗,号里四个人值班,看守所所长亲自去各号安抚死刑犯们,江小平依然很平静,手里不停的干着活,当时所里糊纸药盒,所长给江小平做了十分钟的思想工作,给他留了盒烟就走了。半夜,我被窗外墙头上的叫号声惊醒,问了下值班的人犯几班了,回答得知再过一个小时就轮到我值班了,于是拿出纸,板和笔开始写,心癌。正在我灵感崩发,笔走龙舌的时候突然听到江小平发作了,面前堆积小山一样的纸盒被他打得乱飞嘴里大声嘶叫着我们听不懂的方言,那四个没精打采哈欠连天的值班人犯都傻了,快踢门啊!我赶紧提醒他们,很快值班干部带领着劳动院的十几个人犯把江小平按到了通铺上,后半夜16监全号人犯被所长勒令陪江小平直到天明带出执行。 二十多年过去了,江小平的暴怒被十几个人压住时那绝望的眼神我永远也不会忘记。90年代运城看守所的水土是很硬的,江小平就凭

那冒寒光的眼神愣是没人敢欺负,但他得屈服于法律。尽管他有让人同情的犯罪动机。

路灯网,国家队,香港旅游,学者,移动通信 Copyright @ 2011-2019 路灯网,国家队,香港旅游,学者,移动通信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